芷鸩

喜欢刘皓,不接受腐

来嘉世玩荣耀吗?ː̗̀(o›ᴗ‹o)ː̖́
是嘉世副队刘皓女友本人x

捏了皓皓和华黮(女鹅),捏小人真好玩ː̗̀(o›ᴗ‹o)ː̖́。最喜欢皓皓啦,他真可爱

      嘉世副队刘皓x他的嘉世销售部女友
      我永远喜欢皓皓。
      私稿头像勿用
      是本性外露的坏人脸合照,心机夫妇x
      真得很喜欢刘皓穿嘉世队服了,一开始觉得嘉世队服蜜汁土气,现在越看越喜欢(可能这就是粉丝滤镜吧
      这张女儿穿的是嘉世官方啦啦队服,攻略皓皓的同人文里设定中期作为嘉世销售部经理的同时也是刘皓的女友,因为刘皓和本身就很好看的关系很受媒体瞩目(有利用这点炒高自身热点,做网红炒高嘉世人气)很受陶总看好
      如果你疑似看到这对平时温和友好的情侣这样对你笑了,那么恭喜你,你已经遭殃了x
      是嘉世的头号心机情侣
      感觉黑色更合这两黑心本性的气质,不过白色更适合做头像吧嘿嘿
      我永远喜欢头哥画画

     用软件捏了一只q版刘皓,这个软件超可爱呀
    尽量还原了下发色,调了好久quq
    p3是自家女儿人设(刘皓女友)

      与电竞选手男友刘皓的一屏两用日常
傻屌对话x
      刘皓女友(我女儿):“我觉得这部电视剧的男主有 点像叶秋哎……”
      刘皓:“……他像男十八号还差不多!!!”(地裂波动剑断了)
      搂着男朋友的手臂看电视剧真幸福呀
【私稿勿用】
【对叶修没有恶意(刘皓对他有恶意我没有)!是夸他帅】
画手 @浮吹
椰树牌嵌字 @眩者

【刘皓bg(原女)】人精夫妇(第二章——刘白告)

(第一章可以戳我头像食用)
前景提要:女主是刘皓的粉丝,某天撞见了刘皓在网吧diss成为网管的叶修从而认识了刘皓。
    女主是位表面热情开朗辣妹实则利己心机敏感(神似刘皓x)的可爱人精
    会和同为人精的刘皓擦出怎样的火花呢w
    是手段下作的夫妻呢x
    你们见过做食堂阿姨的原女吗,嗯我女儿就是,食堂阿姨,对,嘉世的食堂阿姨(),食堂阿姨和职业选手的爱情故事就不想了解一下吗!()
     ky勿入,同担拒傻屌,欢迎同好呀

第二章——刘白告

『     人事部——葵:临时工合同.txt
  
                        (19:23)
  
  人事部——葵:陈会长那边的合同我晚点整理好了再发给你,明天早上上班打卡前半小时来人事处报道。虽然陈会长那边打过招呼了,但是有些事宜我们经理还想和你再当面确认一下。
  
  皎尘茕(黮):好的,麻烦您了,谢谢。』
  
  华黮回复完嘉世人事部这边,扫了两眼不算复杂的合同。转手又打开了另两个qq对话框,一个是嘉王朝的会长陈夜辉,另一个是陈夜辉在嘉王朝里的亲信密友剑风所指。
  
  『皎尘茕(黮):陈哥我那边合同签好啦,多谢你了(´▽`ʃ❤ƪ)。
  
  陈夜辉:你太客气了。
  
  陈夜辉:打声招呼的事,小事。
  
  皎尘茕:怎么会是小事呢,能来嘉世打工作为嘉世的粉丝来说是多多多——幸福的事呀!
  
  皎尘茕:之后有什么公会的事我都会尽心尽力做好的w。
  
  陈夜辉:公会这边给你的任务倒不会很重,不过真得没关系吗,应聘来做嘉世的食堂员工。
  
  皎尘茕:没事呀,之前的简历陈哥你也看到了,餐饮打工我很有经验的。
  
  陈夜辉:虽然是这么说……剑风没和我说还真看不出来你还会做这个。
  
  皎尘茕:哈哈,是隐藏技能哦!ớ₃ờ。
  
  皎尘茕:不过要不是陈哥那天认出来了我,估计我也没那么好的机会能进嘉世打工吧。能做这个工作我已经很开心了。
  
  陈夜辉:哈哈哈别提那天的事了……
  
  皎尘茕:乁(˙ω˙)厂。』
  
  电脑前的华黮托着腮回想起前两日网吧的事噗嗤一声笑了,她食指划过鼠标滚轴切到了下面的对话框。与前两个对话框不同,剑风所指这边已然把她轰炸到了几十加的信息。
 
『     剑风所指:在吗美女美女在吗?
  
  剑风所指:滑蛋你给我出来。
  
  剑风所指:你要请我吃饭的,利用完老子咋人影没了。
  
  剑风所指:再不出来叫夜辉撤你的职!
  
                        (19:26)
  
  剑风所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咋又和陈夜辉提那天晚上的事了。
  
  皎尘茕:你敢让他撤我的职我就把你笑的图片截图给他:-D!。
  
  剑风所指:滚呐.jpg
  
  剑风所指:盘丝螺旋阵你不要学了。
  
  皎尘茕:师傅我错了,师傅原谅我。剑哥哥饶了徒儿吧。
  
  皎尘茕:谢了。
  
  剑风所指:没事,我们什么关系。不过你运气是可以,出门还能撞到会长。啊呀滑蛋女大不中留,要嫁人哦。
  
  皎尘茕:偶像!是偶像!
  
  剑风所指:行,白告姐姐~                       』
  
  剑风这一句贱兮兮的称呼正好和旁边陈夜辉的“别提那天事……”完美平行了,华黮一愣,瞬间又是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其实说来这件事她自己也是有些害臊,可比起陈夜辉的低级失误却是小巫见大巫。
  
  时间要退回到华黮在兴欣网吧门口撞见刘皓陈夜辉一行人说起,那天晚上她歪打正着哄了刘皓高兴有幸被邀请找了间空网吧和刘皓他们一起玩。华黮原以为自己能偶遇偶像的幸福只在那一夜,却不想陈夜辉给力地“推波助澜”了一把。
  
  华黮作为刘皓的粉,账号自然是在嘉王朝下,她性子又似金玉一样活泼爱撒娇,现实里擅长交际的性情也使得她在嘉王朝里扶摇直上人脉颇广。只是她极为爱惜自己的羽毛,拉不下脸像金玉一样做个炒作骄横小公主。技术和上线时间也远不及去做嘉王朝亲信的水平,因此只能算说得上话却无法跻身到陈夜辉他们那个圈子里。
  
  陈夜辉的工作多是打理公会等,华黮无心参与这些事务自然是他没什么交集。可话是这么说的,陈夜辉对她却是印象颇深,一是因为谁都知道剑风所指有这么个关系让人玩味的女徒弟,二嘛……华黮有一个id非常独特的账号,那就是“刘白告”。剑风所指总喜欢嘲她这个id,华黮倒也乐在其中地拿这个号在公会频道里聊得热闹,久而久之公会里也就把这个id叫成了她的绰号。
  
  和荣耀职业选手的互动总归离不开荣耀,华黮那天晚上带的账号虽然不是“刘白告”却也是自己活跃在嘉王朝的大号“皎尘茕”。陈夜辉又碰巧站得离她近,一眼就瞟到了华黮的账号id,许是因为那天他喝了点酒的缘故,竟一个口顺来了一句“唉!是刘白告啊。”,语气还颇为随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今天新认识了个叫刘白告的人。
  
  刹那间本就只有他们几人的网吧一下子鸦雀无声。如同一场精彩的哑剧般,陈夜辉的脸烧得火红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瓜子,贺铭等人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刘皓的表情最为精彩,他和陈夜辉火烧一样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本因为酒劲有些泛红的面庞刷的一下绿得发青,上扬的嘴角抽动了几下。
  
  “咋了,陈夜光军。”刘皓强忍着怒意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反问道,眼神中却是藏不住的杀气,全然写着一句“你他妈不识字?”。
  
  “你是会长?”在座的唯有华黮听懂了陈夜辉的本意,脸瞬间和他们几个喝了酒的一样红了起来,结结巴巴地解释起来,“不,不是……是我有个小号叫这个,我是太喜欢刘队你了……不是,副,副队……啊呀没,没想到还能遇上会长呀……”
  
  倒底是个大学小姑娘,见到偶像本就紧张得不行,开这么个小号id倒也算寻常,可叫陈夜辉这么一句冲出来华黮瞬间觉得羞耻得不得了。越解释声音越低,简直要找个洞钻进去了。
  
  整得她觉得自己和个痴汉一样。
  
  “没事没事,你紧张啥,哈哈哈很可爱啊。”这边刘皓一听解释倒是不介意了起来,贺铭等人憋着的窃笑更是一下子哽在喉咙口了,哪个电竞宅男会介意有个美女痴汉粉呢,几人本笑话陈夜辉和刘皓的心情倒是变成了羡慕。
  
  不介意华黮是不介意,等刘皓这心思细的人回了嘉世一细想,合着能嘴上没把住门破口而出,想必陈夜辉这小子在嘉王朝叫这个别称的次数还不少吧。这和陈夜辉平时对他毕恭毕敬的态度可差了远去了,刘皓虽然早知道却是第一次证实,好几日在嘉世看陈夜辉的眼神都带了几分戏谑。虽然陈夜辉和他的利益关系两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却也搞得陈夜辉好几天尴尬不已。
  
  不过也亏得陈夜辉认出了华黮,华黮才能借机会找了剑风所指到陈夜辉那儿说说情给她在嘉世找了份打工。
  
  说来也巧,嘉世那么大的公司各部门都齐全得很,华黮一个大学生要在其中找份寒假打工不算容易,问了一圈人事部才能给她找到了一份在嘉世食堂打工的活。也亏得她技能面广,陈夜辉本以为这样打饭阿姨的工作华黮会推脱了,到没想到华黮还真能做。接是接了,可叫这么个水灵的女孩子去做食堂的工,陈夜辉也觉得过意不去,就让她能做一修二的半天工,剩余的大部分时间到嘉王朝打打下手和在俱乐部做点端茶送水的活。
  
  明天就是华黮去嘉世打工的日子了,华黮想想心情除了高兴和兴奋却也有几分复杂,嘲笑陈夜辉的心情笑着笑着也随着止了。
  
  她关掉了聊天框,打开了人事部那边发来的嘉王朝合同,要说去心仪的公会会长手下打工放在以前肯定能让她高兴得睡不着觉。可她扫着这份合同却心里有点难解的情绪,没看个两眼也就草草收工了,转而打开了另几个窗口。
  
  抱着随便搜搜的心态,手指鬼使神差地打出了“叶”,搜索软件一下子就弹出了叶秋退役的推荐。华黮似是嘲笑自己般地呵呵两声,浏览起了媒体对于这件事的评价。没翻个多久她便发现了自己虽然点开了很多页面,保留下的却多是将这件事阴谋论为“是否因俱乐部内部问题”的说法。
  
  放在鼠标上的手停下了继续滚动滚轴的动作,华黮将身体略微向后靠了靠闭上眼睛,阴谋论吗……
  
  “我现在是嘉世的副队长,而你只是个小网管。”那日撞见的情景返现在她的脑海中。
  
  那个人真得是叶秋?不会吧……
  
  这样的事来得太突然,其实华黮也有些捉摸不定了,可睁开眼看着这满屏自己点开的网址,华黮又明白其实自己是挺笃定这种想法的。
  
  叶秋真得是自己主动退役的吗,华黮点开嘉世的官博,目光落在那白纸黑字的公告上心里却顿生了不好的想法。
  
  自己的偶像真得怀揣着那么狠的心思吗,华黮托腮想道,心里却生不起几分对有这样想法的自己或是可能有阴狠行为的刘皓多少厌恶。一抹冷笑挂上华黮的嘴角,说到底她的为人不也没好到哪里去吗……
  
  思来想去要打听刘皓对叶秋的态度多少也不容易,那谁会比较……
  
  一张图突然闪现在华黮的脑海中,她迅疾顺着官博的页面往下翻。2022……2021……2020……2019……2018……12月——11月——……3月
  
  时针向前进了一格,找着了,华黮点开那张图,沉思片刻存了图点开qq扔给了剑风所指。
  
  剑风所指却不像平时一样很快就回复她。
  
『    皎尘茕:图片.jpg
  
                    (20分钟前)
  
  皎尘茕:前两天我看过会长打游戏,我觉得他挺厉害的呀,也没看出有什么伤病的样子。
  
  皎尘茕:他怎么会只上过一次嘉世的备用选手名单。后来就没见过他了。
  
  剑风所指:……姑奶奶这次你翻了多久???
  
  皎尘茕:不长,一个小时。
  
  剑风所指:……世界上有比你更无聊的女人吗?
  
  剑风所指:你应该去当狗仔,啧啧啧。
  
  皎尘茕:w那我也会是嘉世的御用狗腿子。
  
  剑风所指:你问错人了,这种俱乐部的事我哪知道?
  
  皎尘茕:行,睡了,晚安。明天还要忙呢。
  
  剑风所指:晚安。                                        』
  
  华黮抿了口手边的牛奶,却没有离开电脑前,楞楞地看着剑风所指的回复。她和剑风所指关系非常亲密,算是称兄道弟的哥们,所以很清楚剑风所指和陈夜辉的交情是有多好。这样亲密的兄弟,有没有成为职业选手这样的事剑风所指会不清楚?
  
  明显是有鬼。
  
  陈夜辉那天是不是说过叶秋是嘉世黑来着,华黮盯着屏幕脑子转得飞快。
  
  看来嘉世这水是挺深的。
  
  已知情报少,华黮苦思冥想也得不出什么结论来,思维倒发散了出去,竟有几分迁怒倒剑风所指。哼还以为剑风和自己有多要好,竟然也拿这样的破话忽悠自己呢。倒底是小女孩性子,竟有几分幼稚地气鼓鼓了起来。
  
  于是这晚华黮就在气恼剑风所指,胡思乱想和能见到刘皓的兴奋中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6:00的闹钟准时响起,洗澡化妆更衣,华黮披上大衣踩着高跟冬靴挤上了早高峰的地铁。
  
  行至兴欣门口,华黮超马路对面望去,嘉世火红的枫叶标志在日光下闪烁着光芒。
  
  接下来的几个月,便要在这里度过她人生里最难忘的一个寒假了。

—tbc—

     对不起陈夜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一章食堂阿姨上线!()

    

【暗香女儿人设】
       夙茕生得清丽,不算深的眼窝,秀气灵巧的鼻子,却有着一双狐狸般的明眸使容貌填了几分妖气。
       一双狐狸眼狭长魅惑,可却不是攻击型的外表。她总微垂眼帘,通透的眼睛像含着一汪秋水般温柔,面上也总带着笑意,嫣红的唇笑起来像猫儿一样,慵懒友善。可目光交错间却又让人觉着那笑盈盈的眼波流转下有一种深不见底的悲切伤感,带着几分淡漠疏离。
       右边的眸子是如暗香幽兰般神秘高贵的紫色,有着暗香女子独特的俏丽侠气感。总是微微虚掩在鬓发下的左眼却是深邃的黑瞳,沉稳又有几分骇人的杀气,暗红色的玫瑰纹样攀着眼角绽开。
       高岭之花的外表下藏着的是绝世妖姬的诱惑。魅人的笑容随之的是冷酷致命的杀意。
       只有能解她眼中忧伤寒意之人才能获得她的芳心。

喜欢皓皓❤!
刘皓真是又冷又容易被喷,吃唯的我感觉他几乎没什么周边哎……(有点小难过)
说实话有点羞耻哈哈哈
好大啊!感觉没办法带到学校扇!

【刘皓x原女】人精夫妇(第一章)

  新入全职坑,特别特别喜欢刘皓,喜欢他的圆滑,他对队伍的不忠,他的利己,他的自卑又自负。
        嫖皓皓嘿嘿。
        是个现充妹x宅男皓的故事。原创女儿也特别人精,如题,是对人精夫妇。
        今天花痴皓皓了嘛!
        bg,慎入,原作向,男女主性格都挺恶劣的x
        顺便说下我挺喜欢叶修的,虽然我厨刘皓。(所以文中如果有对叶神的贬低一定是剧情需要或者人物性格,不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第一章:
     
       出门撞见自己喜欢的偶像是喜事。偶像人设崩了是悲事。那出们门撞见己喜欢的偶像人设解了是喜还是悲呢?
  
  或许对大多数粉丝来说是悲。
  
  一般情况下华黮也属于大多数粉丝,但她偏偏撞上了特例情况。
  
  华黮今年20,大二,18岁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了荣耀——她人生中玩的第一款rpg游戏。
  
  既然是新手小白,就少不了上网查攻略和关注职业高手的比赛,华黮也就是这样了解到刘皓并粉上他的。
  
  粉游戏职业选手无非是粉操作或是选手的个人魅力,华黮属于比较另类的一位粉。作为新得小白,她其实看不太懂什么堆强谁弱,一群职业选手打比赛在她眼里就是神仙打架,个个都厉害得不行。所以她粉得不是刘皓操作有多神,反倒是他“另类”的失误。
  
  华黮是由她闺蜜领进坑的,她闺蜜陈郴一个玩荣耀八年的骨灰级资深粉丝同时也是个刘造的路人黑。陈郴的水平只是个业余玩家,看比赛的分析能力却是一流的。比如她不喜欢刘皓就是因为她能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失误多出自他的心态稳与”别有用心”,简而言只就是小心思太多。
  
  可华黮粉的偏偏就是这个,因为她也小心思多,心思不在正轨上,就好像个低低低配版的刘皓。
  
  “打游戏多看看输赢啊!你怎么老是花心思在奇奇怪怪的地方,本来操作就不还老想东顾西的。”陈郴强烈不满好友的不上进,“你怎么像嘉世那个刘皓一样!”
  
  搞小心思是性格,操作不到家是实力,要改还真不是什么易事,况且华黮本身就是个有点自尊心过强的女性。虽然知道错在自己,一回回得被说,还是有点逆反心理。
  
  “刘皓怎么了?我看他挺好的。倒是那个叶修老挑刺”她好像在奇怪的方面和这位素未谋面的职业选手达成了共识一样,“我是他死忠粉!”
  
  那时她甚至还看不太懂魔创士的技能。她给自己的刺客改了个“皓日当空”的ID,定制了各种周边,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入了坑。
  
  虽然如此华黮冷静时还是有疑心的。她作为皓粉看过n多遍刘皓出席的记者会。纯良,好说话又友善,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副队看起来还算同齿令人里比较老成的类型。这就让她有点怀疑陈郴说他人态不稳的真实性。可回过头看看嘉世打比赛时叶修对刘皓的批评,她又有几分相信陈郴的话。这种摇摆不定的想法与她理智地想到粉丝滤镜的存在,久面久之,她渐渐认为自己对刘皓的判断一定有错觉之下的ooc。
  
  不过这种小程度的偏差对做粉丝来说没什么大碍,毕意陈郴一次又一次的“激将”没停过,华黮还是很“吃这套”的。
  
  华黮一直以为自己会继续萌看自己的私设,直到一件戏剧性的事发生了。
  
  那是个透着寒意的冬夜,零点刚过没过多久时,和老同学撸完串的华黮漫无目的地在街上瞎晃悠。等她回过神时已经晃悠到嘉世对面了,不困也不想回家,都晃到最喜欢的俱乐部门口了总要于些什么相匹配的事吧。华黮给自己找了这么个没凭没据的理由,走进了路边的网吧。
  
  哪知道她走进的是兴欣网吧,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她和刘皓、陈夜辉等人是一个前脚,一个后脚进的网吧。
  
  “这么巧,竟然是叶哥,您老人家这是...当网管?”
  
  华黮第一时刻就辨认出了刘皓的声音,她在门口一点的位置停住了。倒不是因为她想停而是她被刘皓这做作夸张的语气惊得忘了要往里走了。
  
  他是刘皓,那叶队还能有谁,叶修呗。
  
  华黮真得惊得要窒息了,她一字不漏地倾听到了刘皓和叶修的对话。也许是惊吓来得太突然,她的思考能力在那瞬间竟出奇地增强了很多。
  
  从刘皓一副小人得志的大声嚷嚷和叶修的冷静回应中,她悟出了巨大的信息量。
  
  “我怎么忘了,他已经不是队长了啊!”
  
  “留在队伍里的人是我,被踢走的那个人是你!
  
  “总是说你,因为你做踏事,不让你出头因为你还差得远。不过你挺能干的,竟然不惜用这样的手段爬了上来。”
  
  华黮不清楚嘉世队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光看看刘皓一行人找麻烦的架势和那一句“不惜这样的手段爬了上来”。
  
  天呢,她日思夜想的刘皓,她那些自以为是多想后意淫出来的人物性格和关系。居然是真的,居然和现实相差无几。
  
  换个人看到刘皓现在的样子八成会有几分对小人得志的不屑,但是华黮硬生生是产生了一种中了几百万彩票的惊喜感。
  
  刘皓和陈夜辉骂骂咧咧地从她身边走出网吧时,她才从那种奇异的惊喜中回过神来,迅疾闪到前台前。
  
  “上机……”叶修话说了半。
  
  “你是叶秋吗!?”
  
  “啊?”叶修愣了一下,华黮却就把这当成了肯定的信号,蹬着高跟鞋一溜烟跑出网吧。待她风风火火跑了,网吧门外传来一声“刘皓”,叶修马上反应过来了,这...…莫不是刘皓的粉丝?这下刘皓有得忙了。
  
  刘皓一行人喝了点酒,这儿又离嘉世不远,他们脚步并不快。听到后一声尖细的“刘皓”,四个人都回过身来望向嚎出这一嗓子的华黮。被提到名的刘皓转的最快,正好瞥到华黮从网巴里冲出来。
  
  粉丝?记者?叶修网吧里找他算账的?刘皓还沉浸在对叶修的不爽中,思绪也带着几分怒意。
  
  没容得他细想,华黮已走到他面前了。
  
  “你是刘皓吗?”遇上偶像这种事多少有些不真切感,华黮有些恍惚。
  
  原本路灯昏暗,刘皓并未看清华黮的模样。这下两人只隔了不到一米的距离,刘皓打量了一眼她随之一怔,不光他,陈夜辉等三人也是一愣。
  
  “不,不是吗?”看到刘皓愣着没反应华黮有点尴尬,“对不起我可能认错人了,我好像把你认错成我偶像了……”
  
  “没有没有,美女你没认错,我就是。刘皓方才的不爽一下子就跑到九霄云外去了,和美女套近乎的想法又回来了。
  
  华黮虽然排不上苏沐橙那种级别的美女但脸蛋身材绝对算得上女生中出众的。一相要出没于人际聚餐的她精于保养,是个走性感风的辣妹美人。今天她穿了件黑白格的大衣,外扣并未扣上,露出内衬的奶白色开胸毛衣,修长的双腿从同样黑白格的裙子下露出。
  
  刘皓目光定格在上不好在下也不好,他“违心”地将视线上抬又正对上华黯因满怀期待而光辉熠熠的双眼。他不由得咽了口唾沫,能遇上这么好看的女粉可是小机率事件。
  
  “太好了!天呢我居然会遇到这么幸运的事。我是你的粉丝!”
  
  “能幸会这么美丽的粉丝也是我的幸运。刘皓耍帅道,“你也玩荣耀?”
  
  “业余忍者。”华黮笑,“不过我觉得还是魔剑士更帅,暗无天日是最帅的!”
  
  华黮也是个精于钻营的姑娘,整日里满嘴跑马车,这样有些油腻的甜嘴话被她说出来竟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是吗?”刘皓被她这一句逗笑了,于此同时也有些惊讶于这个女生谈吐间不同于年轻外表的娴熟。一般女粉遇到他都或多或少有些紧张,这在她身上倒是完全看不出来,还能和自己侃侃而谈几句。
  
  “我没撒慌哦。”华默笑盈盈地从包里翻出手机,露出手机壳的背面给刘皓看,黑底的手机壳印着银灰紧色的文术字体版“暗无天日”,“我定制的。”
  
  陈夜辉、王泽、方锋然皆是汗颜,他们副队怎么这么好命还能遇上美女脑残粉。
   
    “哪家店弄的?很好看,我都想要一个了。”刘皓打趣道。
  
  “刘队你们刚刚怎么没在网吧里玩?我差点以为要赶不上你们了。“华黮兴奋归兴奋,心里还好奇看刚刚在网吧所偷听到的场景。她估摸恐怕不是么见得光的事,也只能小心试探几句,“和网管有些过节吗?”
  
  刘皓心下一惊,他是看到华黮从网吧拐出来的,本就有几分疑心她是否听到了什么。他虽然很想在粉丝面前吹嘘一下自己把叶修撵走的丰功伟绩,可这种事太败人品了,搞不好就会让面前的美女一秒粉转黑。只得按纳住心头的冲动,不以为然地说:“那破网管说我们酒气大不让进,美女你说这不是没事找事吗?这才发生了些口角,小事。
  
  “是是,我看那人是个嘉世黑吧。“陈夜辉在一旁帮腔道,无形中又损了把叶修。
  
  “这样啊,那网管真不太讲道理。不过我听他讲的话还以为你们是前同事呢。嘉世我就喜欢刘队你一个人。不管怎么样刘队你刚才的样子真得好帅!我都看傻了。”华黮边说变用双手害羞地捂住双颊。她这句可谓是拿捏得恰到好处,既挑明了自己的知情情况和立场,又没指名道姓指出网管是叶修。这下不仅给刘皓留了面子省的尴尬,还正准靶心地夸了一把刘皓。
  
  这一句吹到刘皓心坎上了,他顿觉自己的“光荣事迹”被发掘了,被认可了,被敬仰了。这种感觉只能用一个字形容,爽。

    能在刘皓面前捧刘皓,踩叶修。华黮的形象当然放光了。她突然就从美女粉丝上升成了一位口才好又眼光好的美女粉丝。
  
  “我今天好像没带纸笔....啊好可惜,好想要你的签名。”华黮其实还不知道自己的话超标完成目标了,她翻着包嘟嚷道。
  
  “美女你刚在网吧一个人玩?”刘皓的眼光已经不再放在只签个签名上了,他被吹得飘得慌,倒有点兴趣和这位同道中人的女粉认识一下。
  
  “我在你们后面进的,还没玩呢。哎一个人也稍微有点无聊。”,华黯笑道。
  
  “我们也没玩,要不再找家网吧一起?我还能给你找纸笔签名。”
  
  “啊?”华黮傻了,幸福来得有点突然,“真得可以吗!?太好了,皓哥你对粉丝真好!”
  
  她兴奋地都想嚎了,可顾忌形象又给憋回去了。刘皓则是迫不及待想和这位脑残粉耀武扬威了,可也顾忌形象也给弊了回去。
  
  托叶修的福,这俩人精算是搭上了。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美女尊名什么?”
  
  “华黮,黑字旁一个甚至的甚。第四声的dan。”

————————————tbc————————————
       真·人精夫妇
     
  

日常在金顶下面缠着x史星
感觉第一张的拍法像在耳语一样嘻嘻
本暗香妖女超喜欢他了哼
(顺便白榜宋师姐挂了他以后,去找他玩五分钟看了他被杀三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x)